15998066277 13841293323@163.com

经典案例

    瀛如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热线:15998066277
    客服邮箱:13841293323@163.com
    联系电话:13841293323
    公司地址:鞍山市高新区千山中路S13-01门市(橡树湾南门)
    鞍山律师微信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海城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王福芝;鞍山添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二审判决书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9-16 09:55:00 阅读:834

海城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王福芝;鞍山添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二审判决书

审理法院: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8)辽民终301号

案  由: 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裁判日期: 2018年09月03日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辽民终30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海城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住所地:海城市永安路。

法定代表人:杨肃,该社理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庆安,辽宁浩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禹忻,辽宁浩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福芝,女,汉族。住所地:台安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勇辽宁瀛如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鞍山添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台安县。

法定代表人:卜伟,经理。

上诉人海城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以下简称海城信用社)因与被上诉人王福芝、原审第三人鞍山添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添赢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鞍民三初字第001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海城信用社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庆安、被上诉人王福芝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海城信用社的上诉请求:1.判令撤销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鞍民三初字第00102号判决,依法改判;停止强制执行。2.判令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为:尾号为1028账户不构成保证金账户,海城信用社对该1028号账户内的资金不享有质权,人民法院对该账户内的资金无需停止强制执行.故对海城信用社提出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案件事实错误,尾号为1028号账户是保证金账号。具体情况如下:一、海城信用社与添嬴公司约定了保证金账户。2011年10月20日,海城信用与添嬴公司签订了《汽车按揭贷款合作协议书》,约定添嬴公司在海城信用处开立担保金专户,添嬴公司将具体担保业务约定的保证金存入该担保金专户,约定未经海城信用同意,添嬴公司不得动用担保金专户内的资金。上述协议签订后,添嬴公司按协议要求存入了保证金,添嬴公司与海城信用进行了合作。二、海城信用社与添嬴公司针对尾号为1028号账户签订了保证金账户协议,确定了保证金账户系质押。1.2015年1月5日,海城信用与添嬴公司签订了一份《汽车按揭贷款保证金补充协议》,双方约定添嬴公司向海城信用缴存的资金用于担保车贷的质押保证金,用于承担贷款连带担保责任。同时,双方于当日签订了《保证金质押确定书》和《保证金账户确认书》,确认书中载明第三人开立的账户231201262109001028(即尾号为1028号)为保证金账户,保证金自存入起,不得动用,待添嬴公司在海城信用处所有担保贷款销户方可返还添嬴公司,并同依据合作协议第二条第四项规定有任何一方借款人发生逾期贷款时,海城信用有权要求添嬴公司以风险保证金账户内资金偿还本金及利息,有权无条件扣保证金账户保证金用于偿还借款人所欠逾期贷款本金和利息。即保证金账户内资金系质押。2.一审法院不应通过询问海城信用法定代表人的方式否认1028号账户为保证金账户,应以书证为依据。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调取的(2015)鞍民二初字第12号卷宗内海城信用法定代表人杨肃的询问笔录,针对尾号1028号账户,称杨肃说信用社与添嬴公司没有协议。一审法院这种做法违反了证据适用原则,即法院对杨肃的询问笔录属于证人证言,证人应经出庭质证后,其证言方可采信;另外,对杨肃的询问笔录并非针对本案直接获得,而是在其他案件中所取得,且该笔录与上述书证相矛盾;一审法院不应凭理事长杨肃的询问笔录,认定1028号账户不是保证金账户,而应以书证为依据。三、1028号账户保证金是浮动制,不应以保证金账户内资金上下浮动便否认其保证金账户的性质。海城信用与添嬴公司已存在质押关系,质权已设立。一审法院查明,2015年1月19日有一笔400万元的款项从1028号账户转入至4525号账户,此笔400万元款项转出原因不明。所以从上述几点可以看出,虽然1028账户在海城信用社的控制下,但是该账户内有几笔资金的变动并不符合保证金账户使用的约定,1028账户除了偿还贷款的用途之外,还有其他用途的款项变动,说明该1028账户不符合特定化的要求。即1028账户不构成保证金账户。该结论即违背客观事实又违反法律规定,是错误的。依据海城信用与添嬴公司签订的《汽车按揭贷款合作协议书》、《汽车按揭贷款保证金补充协议》、《保证金质押确定书》、《保证金账户确认书》的约定,1028账户内资金已移交海城信用占有,质权已设立。保证金实行浮动制。依据贷款额度及还款情况保证金是增减的,不应转回保证金账户的资金,就否认保证金账户不符合特定化的要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的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设立质押,当事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订立质押合同。第二百二十条的规定:质权自出质人交付质押财产时设立。1028账户内资金已移交海城信用社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同时签订了《汽车按揭贷款保证金补充协议》、《保证金质押确定书》、《保证金账户确认书》,以书面形式签订了质押合同。按照一审法院的逻辑,保证金账户是不变的,有变化就违反保证金账户特定化的要求,该账户即不构成保证金账户。显然,这种逻辑明显违反保证金实行浮动制及特定化并不等于固定化的事实。综上所述,海城信用社认为,一审法院在海城信用与添嬴公司约定1028账户为保证金账户的前提下,否定1028账户的性质,否认质押关系已成立、质权已设立的事实,必然导致一审法院判决所依据的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因此,海城信用向贵院提起上诉,请求贵院依法查清案件事实,支持海城信用的上诉请求。

王福芝答辩:1028的账户不是保证金账户,海城信用提交的《汽车按揭贷款保证金补充协议》、2015年1月5日签订的《补充协议》和《保证金质押确认书》和《保证金账户确认书》,三份协议我们认为是虚假的。本起案件的发起是因为在诉讼保全中对添赢公司账户进行查询冻结的时候产生的,2015年2月3日在查询的过程中有一个细节当法官到海城信用处查询添赢公司的银行账户(1028)海城信用的工作人员做了手脚在法官等待的期间转出了几十笔总额接近160万元。当法官看到流水以后对海城信用的工作人员进行询问,当时询问的是海城信用法定代表人杨肃,杨肃回答的是添嬴公司在海城信用处没有保证金账户。从时间上看补充协议签订时间是2015年1月5日,法院保全查询的时间2015年2月3日。1028内部账户通过法官询问后才提供的,时间上看在结合杨肃的询问笔录应该能推定出补充协议及其他协议是补签的,其目的是想逃避法院的保全行为,同时海城信用在一审中提供1028的账户流水在1月5日时发生多笔转入交易总计是7043168.22元,从补充协议看约定的基础保证金100万元,浮动保证金是按照按揭贷款额10%或5%缴存,从当天的流水看并没有按合同约定履行。在2015年1月19日,1028号账户向4525账户转出400万元,这400万元其中有350万元从4525账户被鞍山市铁东区法院划拨走。可以证明400万元及1028账户并不是保证金账户,没有按照协议的约定执行。综上,我们认为1028账户不是保证金账户,补充协议和两份协议是海城信用为添嬴公司逃避法院保全而制作的虚假协议。

海城信用社向原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海城信用社对原审第三人添赢公司在海城信用社处开立的保证金账户内的资金享有质权,人民法院对该账户内的资金停止强制执行;2.判令王福芝承担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2011年10月20日,海城信用社与添赢公司及案外人台安县翱翔运输有限公司签订《汽车按揭贷款合作协议书》。协议书约定,海城信用社为在添赢公司购买车辆并符合海城信用社借款条件的客户,提供车辆贷款,添赢公司以及案外人台安县翱翔运输有限公司对所有在海城信用社办理汽车按揭贷款的借款人所欠的贷款本息及实现债权的全部费用负有全程连带保证责任;添赢公司需在海城信用社开立保证金账户,并在协议签订之日前,一次性存入保证金100万元,同时货运汽车、牵引汽车按新增贷款额5%增补保证金,自卸汽车按新增贷款额10%增补保证金,并设立保证金账户专户管理,每月由海城信用社按存量贷款余额内部划转,调至添赢公司基本账户;有任何一个借款人发生逾期贷款时,海城信用社有权要求添赢公司以风险保证金账户内资金偿还本金及利息,有权无条件扣保证金账户保证金用于偿还借款人所欠逾期贷款本金和利息;保证金账户不受理各种票据、专户管理、内部划转、调剂,每月末由海城信用社按存量贷款余额调整;添赢公司用保证金代偿后,要同时补足保证金额度,海城信用社有权单方面停止发放新的贷款。上述协议对应的添赢公司在海城信用社开立的账户账号为23×××25(以下简称4525账户)。

2015年1月5日,海城信用社与添赢公司签订汽车按揭贷款保证金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约定,汽车按揭贷款业务保证金是指添赢公司向海城信用社缴存的用于所担保车贷的质押保证金,用于承担贷款连带担保责任,分为基础保证金、浮动保证金,保证金账户开立必须为海城信用社2621内部账户,从缴存进账日起添赢公司无权使用;基础保证金是添赢公司在协议签订次日一次性存入不低于人民币100万元,作为添赢公司在海城信用社所有担保贷款的质押担保;保证金自存入起,添赢公司不得动用,待添赢公司在海城信用社所有担保贷款销户后方可返还添赢公司;每月末海城信用社按添赢公司贷款余额计算浮动保证金应缴数额同时进行账户核对,差额部分可适当返还添赢公司;本补充协议为海城信用社与添赢公司合作协议的补充,独立生效,不因双方合作协议变更而失效,协议终止时间为添赢公司所担保债务关系全部终止。同日,海城信用社与添赢公司签订保证金账户确认书以及保证金质押确认书,确定添赢公司在海城信用社开立的保证金账号为23×××28(以下简称1028账户),截止2015年1月5日,该账户余额为7043168.22元。

2015年1月21日,王福芝作为另案原告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添赢公司、刘德若、赵丽娜民间借贷纠纷。在该案诉讼过程中,法院根据王福芝的申请,于2015年1月27日到海城信用社查询添赢公司在该信用社开立账户的情况,海城信用社向法院提供查询回执,该回执载明添赢公司在海城信用社有尾号为4379和4525两个账户,法院于当日将上述两个账户冻结。2015年2月17日,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到海城信用社要求冻结添赢公司1028账户,海城信用社在法院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回执上写明“因系统原因内部账户无法冻结,现有余额393867.73,在法院执行前余额保持不变(允许余额增加)”。同日,海城信用社给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承诺书,承诺“在执行中,扣划23×××28账户内的款项至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依法能支付给申请人时,海城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对1583589.83元承担给付责任”。

2015年7月21日,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2015)鞍执字第170号民事裁定书扣划1028账户内存款1977457.56元至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追缴款专户。上述存款被扣划后,海城信用社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法院审查之后,于2015年9月25日作出(2015)鞍执异字第42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海城信用社提出的异议。海城信用社不服该执行裁定书,于2015年11月17日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另查,原审法院通过调取(2015)鞍民二初字第12号卷宗内海城信用社理事长杨肃所作询问笔录,法院在向杨肃进行询问时要求其向信用社工作人员了解关于1028账户变为信用社内部管理账户以及对于账户内的资金问题信用社是否与添赢公司签订过质押协议,杨肃了解后得到的答案是没有协议。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海城信用社是否对涉案的1028账户内的资金享有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条第一款规定“设立质权,当事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订立质权合同”。在设立1028账户时海城信用社应当与添赢公司签订书面的质押协议确认账户及账户内资金的性质。虽然海城信用社向法庭提供了《汽车按揭贷款保证金补充协议》、《保证金账户确认书》、《保证金质押确认书》,以证明海城信用社与添赢公司是通过签订书面协议的形式确认1028账户是保证金账户,海城信用社对该账户内的资金享有质权。但是根据海城信用社理事长杨肃所作询问笔录,说明在设立1028账户时,海城信用社与添赢公司并没有签订书面的质押协议来确认海城信用社对1028账户内的资金享有质权,甚至到法院要求冻结添赢公司账户对杨肃进行询问时也没有签订协议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海城信用社提供的《汽车按揭贷款合作协议书》第一条第(三)项约定“……,每月由甲方(海城信用社)按存量贷款余额内部划转,调至乙方(添赢公司)基本账户”。根据1028账户及4525账户明细显示,在2015年1月19日有一笔400万元的款项从1028账户转入至4525账户,海城信用社对此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添赢公司提出申请,由于贷款额度降低要求转回部分保证金,于是海城信用社将400万元转回4525账户”。但是根据《汽车按揭贷款合作协议书》第一条第(三)项约定,4525账户并非是添赢公司的基本账户,而且浮动保证金的返还也应当是由海城信用社按存量贷款余额主动划转,且海城信用社未能提供添赢公司贷款额度降低的证据。因此,海城信用社所作的解释并不符合协议书对此的约定,此笔400万元款项转出的原因不明。2015年2月17日,海城信用社在法院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回执上已承诺“在法院执行前余额保持不变(允许余额增加)”的情况下,1028账户有过资金减少的情形,而资金减少的原因并非是添赢公司替客户偿还贷款,虽然资金减少之后又有同数额资金转入,但是这几笔款项的转出与转入时间间隔过长,如果仅是海城信用社所说的是由于业务员操作错误所致,海城信用社也应当能及时发现。所以从上述几点可以看出,虽然1028账户在海城信用社的控制下,但是该账户内有几笔资金的变动并不符合保证金账户使用的约定,1028账户除了偿还贷款的用途之外,还有其他用途的款项变动,说明该1028账户不符合特定化的要求。即1028账户不构成保证金账户,海城信用社对该1028账户内的资金不享有质权,人民法院对该账户内的资金无需停止强制执行。故对海城信用社提出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条第一款规定“设立质权,当事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订立质权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判决:驳回海城信用社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2597元,由海城信用社负担。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028账户是否是保证金账户。海城信用社上诉主张1028账户是保证金账户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具体理由如下:一、2015年1月27日,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海城信用社查询添赢公司的账户情况时,该信用社并未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添赢公司设立的1028保证金账户,此节说明添赢公司没有在该社设立1028保证金账户;二、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海城信用社理事长杨肃进行询问时,杨肃向信用社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回答未与添赢公司签订对外账户变成信用社内部管理账户的协议及质押协议,现海城信用社提供《汽车按揭贷款合作协议书》、《汽车按揭贷款保证金补充协议》、《保证金质押确定书》、《保证金账户确认书》,欲证明1028账户是保证金账户,本院不予采信。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的规定,《汽车按揭贷款保证金补充协议》签订后,1028账户内有几笔资金的变动并不符合保证金账户使用的约定,1028账户除了偿还贷款的用途之外,还有其他用途的款项变动,不符合保证金账户特定化的要求。四、海城信用社给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承诺书,承诺“在执行中,扣划23×××28账户内的款项至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依法能支付给申请人时,海城信用社对1583589.83元承担给付责任”。

综上,1028账户不构成保证金账户,海城信用社对该1028账户不享有优先权,海城信用社不能排除王福芝的民事权益的执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海城信用社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597元,由海城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秀军

审判员 苏本营

审判员 蒋 策

二〇一八年九月三日

法官助理 白 曦

书记员 张博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