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98066277 13841293323@163.com

经典案例

    瀛如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热线:15998066277
    客服邮箱:13841293323@163.com
    联系电话:15998066277
    公司地址:鞍山市高新区千山中路S13-01门市(橡树湾南门)
    鞍山律师微信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朱旭升、虞有林与丁玲君、王宁等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9-16 10:35:00 阅读:3963

朱旭升、虞有林与丁玲君、王宁等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6)辽0103民撤4号

案  由: 民事

裁判日期: 2017年03月27日

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辽0103民撤4号

原告:朱旭升。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莹莹,辽宁万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赫,辽宁万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虞有林。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莹莹,辽宁万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赫,辽宁万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丁玲君,鞍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庆阁。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勇辽宁瀛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宁,鞍山市铁西区人才服务局干部。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庆阁。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勇辽宁瀛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沈阳东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沈河区正阳街285号。

法定代表人:樊旭洪,该公司经理。

原告朱旭升、虞有林与被告丁玲君、王宁、沈阳东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森公司)第三人撤销之诉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旭升、虞有林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莹莹、孙赫,被告丁玲君、王宁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庆阁、张勇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东森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朱旭升、虞有林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撤销(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207号判决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2.请求依法改判原诉原告对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101房屋主张权利的合同无效;3、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一、(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207号判决遗漏案件当事人,致使二原告未参加诉讼权益受损。

二原告于2012年12月17日购买(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207号判决中的案涉房产,即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256-2甲房屋、256-2号101、201房屋,与被告三就购买上述房产签订书面《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办理备案手续,对于该事实,原审法院已审理查明,但原审法院在明知案涉房产已出卖给原告并办理备案手续的情形下,继续审理关于处分该房产的合同,而未依法通知二原告作为权利人参加诉讼,故二原告非因本人原因未参加(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207号民事案件审理,且该判决结果处分了案涉房产的实体权利,侵害了二原告的合法权益。

二、原审是被告一、二与被告三的合同纠纷,原审法院未对被告一、二主张的合同能否继续履行进行审理,在明知案涉房产已备案公示至二原告名下,被告三已无法不能继续履行合同的情况下,仍根据《合同法》第60条、第107条关于继续履行合同的法律规定,判令被告三向被告一、二承担延期办证的违约金,故(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207号判决错误,并且该判决直接侵害了二原告对备案在自己名下的房产的权益,应予以撤销。

三、原审没有对被告一、二主张的合同是否真实有效进行审查,直接认定被告一、二主张的合同合法有效,侵害了二原告对案涉房产已经对外公示享有的权益。原审法院没有对被告一、二主张权利的合同,是如何签订的,房款是如何支付的,案涉房屋是何时竣工验收的,房屋如何交付的事实问题进行审查,仅是根据被告一、二、三主张、抗辩言辞认定合同的真实性与效力性。现就对被告一、二主张2009年房屋已交付并占有使用的真实性,二原告就持有证据证明被告一、二主张的事实虚假。实际上被告一、二与被告三是借款法律关系,但原审被告一、二、三对真实的借款事实均予以隐瞒,对不存在的事实相互配合诉讼,通过法院判决的方式确认,系恶意制造虚假诉讼,侵害二原告合法利益,该判决应以撤销,被告一、二主张权利的合同同时也属于《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无效情形,应予以确认为无效的合同。

综合上述,现原告依据《民事诉讼法》第56条之规定,提起诉讼,请法院支持二原告诉请,撤销(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207号判决书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依法改判原诉原告对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256-2甲房屋、256-2号101、201房屋主张权利的合同无效。

被告丁玲君、王宁辩称,原告没有原告资格,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296条规定只有判决主文有错误才可以提出撤销之诉,提起诉讼的判决三项判项,跟原告没有利害关系。中院2015-02552号民事判决认定虞有林、朱旭升与东森不存在商品房买卖合同关系,而是借贷关系,备案的买卖合同实际上是借贷的担保,虽然原告以权益受损,但是对于标的房屋是没有合法权益的。诉讼请求第二项要求确认丁玲君、王宁与东森公司签订的合同无效,而该合同已被2015-02552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法院不应受理本案。综上,原告没有诉讼主体资格,没有权利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应驳回原告的起诉。按照原告起诉的诉求,按照民诉法56条规定,原告不具备起诉的主体资格,2014-207号判决是在沈河区法院查明事实情况下认定东森公司违约并不守承诺应承担违约责任。东森公司对此判决无异议,本案与二原告没有任何关联。假设说该判决按原告说他的民事权利受到侵害,事实上没有受到侵害,我方于2014年9月5日对本案原告等四人提起诉讼,从这时起,本案原告等四人2014-207号判决书生效内容,到本案原告等四人至今的时间已经两年多,而民诉法56条规定,6个月的期限可以提起撤销之诉,现在已经超过6个月诉讼期限。原告的诉讼请求根本不成立。代理人认为属于虚假诉讼参与人,建议法庭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法发2016-13号规定,对其虚假诉讼参与人追究责任,体现法院公平正义的形象。

被告东森公司未到庭亦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2008年至2009年,丁玲君、王宁作为买受人,被告东森公司作为出卖人,双方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五份,约定由丁玲君、王宁购买东森公司开发建设的五处房屋,其中一处为本案诉争房屋,位于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101号,建筑面积228.62平方米,总价款人民币2286200元。付款方式为一次性付款,交付日期为2013年10月30日前,办理产权登记的时间为商品房交付使用后365日内,出卖人将办理权属登记需由出卖人提供的资料报产权登记机关备案,如因出卖人的责任,买受人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取得房地产权属证书的,买受人不退房,出卖人按已付房价款的0.1%向买受人支付违约金。丁玲君、王宁支付了全部购房款,被告东森公司于2012年为其出具收款收据,记载收款事由14#101号房,单价人民币1万元,总金额人民币2286200元。2014年1月23日,被告东森公司为丁玲君、王宁开具销售不动产发票。

2009年9月8日,东森公司出具《入住申请书》一份,内容为“丁玲君已购买位于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东森总部商务广场的14栋101号,建筑面积228.62平方米,现我公司申请办理入住,望公司给予办理。”

同日,丁玲君、王宁在东森总部商务广场的物业服务公司办理了入住手续,签署了入住文件。

2009年9月8日、2009年9月17日,丁玲君、王宁作为出租方,东森公司作为承租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两份,内容是由丁玲君、王宁将沈河区市府大路256号14号楼网点,建筑面积分别为1030、789.6平方米的房屋租赁给东森公司,租期15年,自2009年至2024年,年租金分别为人民币280万元和172万元。

2011年10月27日,东森公司作为甲方,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阳分行(以下简称中信银行)作为乙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由中信银行承租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14号楼256-2甲、201号房屋,建筑面积1598.18平方米,甲方同意赠送101夹层部分(228.62平方米)在租赁期内归乙方无偿使用,租期自2011年12月1日至2017年11月30日。

2012年10月20日,丁玲君、王宁与东森公司签署《关于丁玲君、王宁购买东森公司14号楼1层、2层网点的相关事宜及说明》,主要内容是丁玲君、王宁原购房协议面积1819.6平方米,现经测绘,总面积为1826.8平方米,因面积变化,房款随之增减。

2012年12月17日,虞有林作为买受人,东森公司作为出卖人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由虞有林购买东森公司开发的本案诉争房屋,单价人民币13685元,总金额人民币3128664.7元,合同付款方式为签订合同时一次性付款,交付期限为2013年10月30日前(该合同虞有林未在买受人处签字)。

东森公司为虞有林、朱旭升在沈阳市房产局办理了本案诉外争房屋的合同备案手续,将上述房屋备案至二人名下。

同日,东森公司出具《收付委托书》一份,内容是“我公司出售给虞有林、朱旭升的位于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14号楼256-2甲和14号楼201、101的房屋,面积1826.8平方米,总房款人民币2500万元整,委托我公司财务人员吴增卫收取,同意将房款直接打到吴增卫个人账户。户名:吴增卫,开户行:农行沈阳沈河支行,卡号:62×××11”。

在虞有林、朱旭升与东森公司签订上述商品房买卖合同的前一天即2012年12月16日,东森公司为虞有林、朱旭升出具收款收据,金额为人民币2500万元,收款事由为房款(三套房屋总计房款)。同时,东森公司为虞有林、朱旭升出具《承诺书》一份,内容是“本公司承诺于2013年6月15日前为虞有林、朱旭升所购买的东森商务广场第14幢256-2甲、101、201号房屋(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开具售房正规发票,此房备案费由我公司承担。”

在虞有林、朱旭升与东森公司签订上述合同后,东森公司为虞有林、朱旭升出具了《入住申请书》,针对二人购买的256-2甲、101、201号三套房屋,申请办理入住。

2013年11月1日,东森公司给中信银行出具授权委托书,内容是其公司委托梁寒光与中信银行办理解除房屋租赁协议相关事宜。虞有林、朱旭升与东森公司及中信银行签订了《解除房屋租赁协议》,内容是针对中信银行租赁的256-2甲、201的房屋,因东森公司已销售给虞有林、朱旭升,故东森公司与中信银行一致同意解除于2011年10月27日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解除时间自本合同签订之日起,双方的经济往来需在解除之日前一次性结清。双方同意在原房屋租赁合同解除后,由虞有林、朱旭升同中信银行重新签订租赁合同。

2014年1月1日,虞有林、朱旭升作为甲方,中信银行作为乙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由中信银行承租虞有林、朱旭升拥有所有权的位于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14#楼256-2甲、201房屋,虞有林、朱旭升同意赠送101夹层部分给中信银行无偿使用,租期自2014年1月1日至2017年11月30日。合同签订后,中信银行将房屋租金交付给虞有林、朱旭升,虞有林、朱旭升办理了租金纳税证明。

在东森公司与虞有林、朱旭升签订上述买卖合同及与中信银行签订租赁合同的同时,东森公司为丁玲君、王宁出具了如下若干承诺及说明:

1.2013年9月28日,东森公司出具《承诺书》,内容为“沈阳东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诺在2013年10月31日前将王宁、丁玲君名下的房产东森总部商务广场14号楼(现出租给中信银行)备案到王宁、丁玲君名下,3号楼甲2、甲3备案到王宁名下,另将沈阳东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欠王宁、丁玲君房租款在2013年10月31日前全部支付完毕。如在2013年10月31日前沈阳东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未兑现承诺,王宁、丁玲君将以法律程序解决,所涉及的相关责任由沈阳东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

2.2014年1月14日,东森公司再次出具《承诺书》,内容于上一份承诺书基本相同,承诺时间为2014年2月30日。

3.2014年7月2日,东森公司为丁玲君、王宁再次出具《承诺书》,内容如下:1.解除庞兆满、刘金龙、虞有林、朱旭升等人的合同备案手续。2.在2014年7月15日前将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17号甲3房屋备案登记到王宁名下,在7月30日前将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第14东101、201、256-2甲号房屋备案登记在王宁、丁玲君名下。3.违反上述承诺,承诺人同意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为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解除与王宁、丁玲君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全额返还购房款及利息并赔偿已付购房款一倍的损失。

4.2014年8月28日,东森公司出具《情况说明》,内容是“我们沈阳东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刘金龙、庞兆满、朱旭升、虞有林4人有过借款关系,没有房屋买卖关系。该5处房屋唯一的买受人是王宁、丁玲君,房款交齐,房屋已交付使用至今,并不存在其他买受人。以上情况属实,特此说明。”

5.2015年2月6日,东森公司与丁玲君、王宁签署《房屋租金欠款确认书》。内容是“经双方当事人核对,东森公司截止2015年3月17日欠丁玲君、王宁位于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14#房屋(商业网点1033平方米、789.6平方米)租金人民币1078万元(其中包含中信银行一楼、二楼及位于市府大路256-173#甲2、甲3房屋2014年3月1日至7月31日的租金人民币41.66万元),另有东森公司人民币216万元保证金在承包到期后一年双方结清。”

2014年2月,丁玲君、王宁针对自东森公司处购买的五处房屋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东森公司为其购买的五处房屋办理房屋产权登记手续,东森公司支付逾期办证违约金。本院于2014年8月20日作出(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20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东森公司与丁玲君、王宁签订的五份商品房买卖合同合法有效,丁玲君、王宁支付了购房款,东森公司未能按期履行办证义务,应属违约,但因五处房屋均备案至他人名下且未取得商品房初始登记批复,尚不具备办证条件,故判决东森公司支付丁玲君、王宁逾期办证违约金。该判决作出后,双方均未上诉,已发生法律效力。

2014年9月,丁玲君、王宁针对本案诉争三处房屋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东森公司与朱旭升、虞有林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解除虞有林、朱旭升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备案登记,并将房屋备案至其名下。本院于2015年4月27日作出(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853、85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东森公司与虞有林、朱旭升虽然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但系借款担保法律关系并不具有真实的商品房买卖法律关系,双方之间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故判决确认虞有林、朱旭升与东森公司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虞有林、朱旭升协助东森公司协助撤销备案登记,东森公司协助丁玲君、王宁办理合同备案手续,备案至丁玲君、王宁名下。后虞有林、朱旭升对上述判决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当事人有出庭应诉答辩和质证的权利,本案被告东森公司经本院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

关于原告诉讼主体资格是否适格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诉争房屋原备案在二原告名下,故与二原告存在利害关系,其具备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主体资格。

关于原告主张确认原诉丁玲君、王宁对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56-2号101房屋主张权利的合同无效,撤销本院(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207号判决书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诉讼请求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院于2015年4月27日作出的(2014)沈河民二初字第853、854号民事判决书已经生效,以上判决已认定东森公司与二原告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系借款担保法律关系,并不具有真实的商品房买卖法律关系,判决确认双方之间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二原告主张其对诉争房屋享有权利,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丁玲君、王宁与东森公司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存在无效的情形,故本院对其全部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朱旭升、虞有林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5090元,由原告朱旭升、虞有林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唐 卫

人民陪审员 王 新

人民陪审员 杨 珂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陈禹菲

关键词: 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