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业界新闻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新闻 > 瀛如原创

公司的注册资本越多越好吗?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1-02-28 14:25:00 阅读:725

公司的注册资本指的是公司在公司登记管理机构登记确认的资本总额,是股东已经缴纳和承诺缴纳的出资额的总和。我国自2014年3月1日开始实施公司注册资本认缴制,也即,只要不超过公司的经营期限,理论上来说,承诺缴纳的出资期限可以是“一万年”。据此,有的人认为公司的注册资本可以“随便填”!

本文欲理清这个问题,探究公司的注册资本是不是越多越好——

可以说,公司的注册资本是公司的“场面”,但公司的真正实力是需要通过公司的现金流、营业额、利润、用工规模、固定资产、知识产权、人力资源等多方面因素综合判断。简单地说:注册资本少,公司实力肯定不行;注册资本多,公司实力也不一定行!如前所述,自2014年我国实行公司资本认缴制开始,很多人将这一制度误读为公司的注册资本可以随意设定,进而,为了显示公司实力以及在一些投标活动中具备入门条件,就盲目设定过高的注册资本。这一问题在市场经济日益发展到今天,已经暴露出了越来越大的风险,需要警醒!

风险一:特定情形下,股东认缴的出资会被法院加速到期

根据《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会议纪要》)第6条的规定: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

(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

(2)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

【瀛如律师提示】

1. 如果公司股东不想在自己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需要依法申请破产。但申请破产也意味着对公司的全部债权债务及公司资产进行一并处理(《会议纪要》做此规定的目的是要实现对该公司全部债权人的公平受偿),对公司来说意味着彻底的终结。

2. 切忌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再延长出资期限,这种做法是典型的弄巧成拙。股东在设定出资期限时要对经营风险提前进行充分预判。

尽管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法官会议对“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债权人的到期债权时,法院能否判令出资义务尚未届履行期限的股东在尚未缴纳的出资范围内向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这一问题的观点是“原则否定、例外肯定”,即:“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单个或部分债权人起诉请求股东以其认缴但未届出资期限的出资承担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一般不应支持。某项债权发生时,股东的相关行为已使得该债权人对股东未届出资期限的出资额产生高度确信和依赖,在公司不能清偿该债权时,法院可以判令特定的股东以其尚未届出资期限的出资额向该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未进入破产程序就被法院加速股东缴纳出资期限的案例出现。

风险二:可能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而被追加为被执行人

近几年,人民法院为了解决“执行难”,在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中在法律的框架内做了一些突破性的尝试。

如在闽侯县人民法院(2018)闽0121执异24号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法院认为:在执行(2018)闽0121执216号申请执行人XX与被执行人福州骏龙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中,被执行人福州骏龙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无财产清偿债务。公司资本作为公司债务的清偿能力保障,对于交易安全和债权人利益具有重要作用。在公司无财产清偿债务时,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其未缴出资需提前向公司履行,亦即向公司债权人代位清偿。第三人林XX和宗XX应在未实际缴纳的出资额范围内对异议人的债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异议人请求追加第三人林XX和宗XX为本案被执行人,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又如在河南焦作山阳法院判决郭某诉某轮胎公司等执行异议之诉案中(案号:(2018)豫0811民初963号),法院认为公司股东在认缴出资期限未届至即转让股权,应视为其以行为明确表示不再履行未届的出资义务,属于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的情形,依申请执行人申请,应追加其为被执行人。

瀛如律师提示】诚信是市场经济的基石,有限责任是现代公司制度的基本特征(有限责任产生的意义,超过了蒸汽机的发明!)公司资本认缴制虽然放宽了注册公司的入门条件,但绝不等于降低了对“承诺出资”的看重。未来会不断地产生与注册资本相关的司法案例。

此外,瀛如律师还要提醒您:除了以上风险之外,投资人还需要关注与欠缴出资款而产生的税收风险,具体可见《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投资者投资未到位而发生的利息支出企业所得税前扣除问题的批复》(国税函[2009]312号)、《股权转让所得个人所得税管理办法(试行)》两部法律文件。

(注: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瀛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