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业界新闻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新闻 > 劳动法专题

瀛如劳动节特供 — 2021年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一) 背后的“白话真理”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1-05-01 18:48:00 阅读:454

2020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了《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于2021年1月1日与民法典同步施行,对2001、2006、2010、2013年劳动争议的四个司法解释做出了重新整合和重大修改,是2021年劳动法业内第一个大事件。瀛如律师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与您聊聊2021年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一)背后隐含的“白话真理”。

首次将民事实体法(《民法典》)列为劳动争议司法解释的根据,大有深意

该解释首次把《民法典》作为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相关基础性文件,这向我们传递一种信息:企业界和理论界一直在强调的,企业与员工之间除了劳动关系用工外,还可不可能形成其他的民事法律关系。也就是说,今后不排除将民事法律关系中相关条文运用到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关系中,形成“民事法律用工”,这将在立法取向上要发生一部分转变。未来会形成多种用工形式,企业的员工可能不只有一个劳动关系,还可能和其他主体产生多重劳动关系;以民法典作为该解释的根据,为规制今后出现的多种用工形式,埋下伏笔,也为今后修改劳动法做以铺垫。比如滴滴公司与滴滴司机是非劳动关系,是一种合作关系;外卖小哥和外卖公司也无法直接认定为劳动关系。值得期待的是,未来劳动关系与民事关系将有一个很好的衔接。最近劳动法当中炙手可热的一个词——灵活用工,实际上灵活用工本质上是非劳动关系,是一种民事用工。民法典当中包括劳务、承揽、合作、居间、咨询顾问、代理等实质上均为“民事用工”。

劳动争议的审理依据具有不确定性

劳动争议案件的特殊之处在于当地的劳动争议案件其优先适用地方人社局的相关规定,所以当地的劳动仲裁先适用当地人社局的指导性文件。这是劳动争议案件的突出特点,也因此导致了这类案件审理依据的不确定性,即不同地区会有不同的规定及规则。

劳动关系及规则具有极大的变通性并不断在调整

相比其他法律关系,劳动关系时常发生变动,因为它与经济关系的周期性紧密联系。劳动关系主要调整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关系,当经济形势向好时,相关的用工政策也会比较宽松,即倾向于员工;而反之,相关的用工政策可能会比较倾向于企业。

用人单位未给劳动者办社保且因不能补办而致劳动者无法享受社保待遇的,劳动者可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

若企业未给员工交社保,员工去告,则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受理范围。而如果是用人单位未给劳动者办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等社会保险,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已不能再为其补办社保手续导致劳动者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在这种情况下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的纠纷则属于法院受理的劳动争议范畴。

双方当事人都对同一仲裁裁决分别向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的,谁“手快”,谁占管辖先机。

比如一份仲裁裁决中分别来自A地和B地的双方当事人都对仲裁裁决有异议,双方当事人分别向A地和B地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的,则看哪方当事人先起诉而被当地的法院受理,则可使当地的法院得到案件的管辖权,那么后受理的人民法院则只能将案件移送到先受理的人民法院。

在管辖权问题上,善用《不予受理通知书》

因劳动争议案件先裁后审,即使是想直接到法院告也需仲裁机构给予《不予受理通知书》或者超过仲裁期限的《逾期未受理通知书》。而又因仲裁与法院内部管理体制和纠错机制不同,往往这类案件的实践操作是:劳动者拿到仲裁机构《不予受理通知书》后,马上去方便起诉的有管辖权的法院,法院一般就会受理该案。

您可以大致认为:仲裁调解书与法院调解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这源于该解释的第11条,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作出的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一方当事人即使反悔,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法院也不应受理该案。

在此瀛如律师提示,企业在仲裁阶段,能调解的,尽量不与劳动者以撤诉的方式结案,应同意与劳动者进行调解,以仲裁机构出具的仲裁调解书形式结案,这既保证了案件的结果产生正式的法律效力,又避免案件进程恶化产生更复杂的局面进而影响企业与员工的关系。

2021年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一)亮点较多,瀛如律师将在今后持续关注其中的实务热点与难点,继续为您详细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