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98066277 13841293323@163.com

业界新闻

  • 瀛如原创
  • 行业资讯
  • 劳动法专题
  • 瀛如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热线:15998066277
    客服邮箱:13841293323@163.com
    联系电话:15998066277
    公司地址:鞍山市高新区千山中路S13-01门市(橡树湾南门)
    鞍山律师微信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新闻 > 劳动法专题

竞业禁止·高管篡夺公司商业机会纠纷之证明要点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0-08-31 20:07:00 阅读:176

公司是现代商业社会中数量最多、最活跃的主体,他是个拟制的法律主体,他不能自己说话表达意愿,这个世界谁最了解公司?——当然就是这个公司的高管,其作为一个公司的管理者,却有可能利用这种“了解”篡夺原本属于公司的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商业机会)。因此,世界各国的公司法都对高管规定了严格的忠实义务,以防范监守自盗,侵害公司的利益。

我国现行《公司法》第148条列举了八种高管违背忠实义务的具体情形,本文所阐述之内容仅涉及该条文的第(五)项,即“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公司法》对此种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设置了两种救济渠道:侵权赔偿请求权(《公司法》第149条)与公司对高管因违反忠实义务的行为所获得的全部收入享有归入权(简称“公司归入权”,《公司法》第148条第二款)。

此类纠纷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第255个案由——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从全国的案件统计数据可以看出,竞业禁止纠纷案件属于忠实义务纠纷案件中最为重要的纠纷事由,并且在过去五年中,呈明显上升趋势。

有一些企业老总想当然地认为,自己的交易机会被前高管篡夺,公司大可以“手起刀落”、“快意恩仇”,殊不知,手持《公司法》坐在审判席后面的法官想的可没有这么简单。法官所思即为我们努力争取胜诉的方向,我们必须搞清此类纠纷的证明要点——

✨证明要点一:涉案工作人员是公司董事、高管身份

公司法对承担忠实义务的主体严格限定在“公司董事、高管”的职位身份上,司法审判中在审查原告此类诉求时也会首先审查被诉主体的身份是否是公司董事、高管。《公司法》第216条第(一)款规定,“高级管理人员,是指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因此,要么被诉主体是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要么是公司章程中确立的其他属于“高管”的职务。公司章程所确定的高管职位,任职者到职即自动取得高管资格,所谓对“职位”而不对“人”。需要注意的是,法官都会将被诉主体的特定职务的证明责任分配给原告。原告则需要从董事会会议纪要、公司章程、岗位职责说明书、劳动合同书、聘用协议等证据材料中对这一点予以充分证明。

✨证明要点二:关于商业机会———彼之所得确为己之所失

在民事诉讼当事人取证能力有限的情况下,这个证明要点是一个证明难点。检索到的大量案例中,半数以上的原告败诉均折戟沉沙在此!通俗地讲,原告要证明被告篡夺的商业机会必然或本应当属于原告,会为原告带来利益,恰恰是由于被告作出了欺骗、隐瞒、恶意串通等行为,导致原告公司丧失了这个商业机会。这个证明内容难就难在,商业机会是变幻莫测的,被告也会辩称或者举证证明这个商业机会并非原告莫属。只要被告能够证明原告公司失去这个商业机会系“多因一果”,原告的诉求就不会被法院支持。

通过类案检索并借鉴美国公司法教授的观点,考量某一个商业机会是否属于原告公司的商业机会,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分析:商业机会与原告公司经营活动有关联;第三人有给予原告公司该商业机会的意愿;公司对该商业机会有期待利益,没有拒绝或放弃;被告发现该商业机会是否利用了职务之便,如是否在其履行管理职务的时间内发现该机会,是否利用了公司的资源实施了谋取该商业机会的行为;公司是否能从该机会获益,或者是否期望从中获益;分析被告的行为轨迹,综合所有因素考虑,被告获取该机会是否“公平”。

在最高法2012年审结的林承恩与李江山等损害公司利益纠纷案中,原告公司的诉讼请求最终没有得到支持,最高法的理由是:“公司股东(一审被告)未采取欺骗、隐瞒或者其他非正当手段与他人共同投资努力获得商业机会的,不属于损害公司利益”——这种裁判思路至今仍被法官普遍遵循。

✨证明要点三:关于诉请数额———己之所失andor彼之所得

司法实践中的又一个证明难点是要求被告返还/赔偿公司的金额确定问题。目前的司法实践并未明确公司归入权和赔偿请求权这两种权利是否可以兼得。并且,无论选择何种路径,公司都必须向法庭明确诉求的数额,原告公司要么证明自己公司的损失,要么证明被告的收益,才可以对应确定损失赔偿、公司归入权的诉请金额。已有生效判决确立的几种计算方式有:

1. 在竞业期间因违反法定义务而获得的报酬、其他金钱、物品、有价证券等财产权益,一般限于可计算的利益,但不要求已经现实取得。

2. 以被告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为依据,计算该商业机会所形成的商业项目的纯利润。

3. 以竞业公司特定年份的未分配利润为基数,有的参照竞业公司营业收入及年检报告确定的费用,有的以竞业公司的“净利润”为基数。

2020年7月2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出台的《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裁判指引》(桂高法民二〔2020〕19号)指出:在对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忠实义务一类案件进行审理时,“当他们(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在履职时违反受信义务损害公司利益或损害股东利益的,公司或股东对他们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

最后,瀛如律师提醒您:“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国目前的司法实践对违背竞业禁止义务的认定标准存在一定的差异。这种状况使裁判结果的可预见性大打折扣,同案不同判的情况比较突出,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法的规范作用。在制定诉讼策略的时候,务必把握司法实践中的这种不确定性,选择合理的诉讼策略,以本文总结的证明要点为着眼点不断完善企业管理水平和风险防范水平,为赢得诉讼奠定扎实基础。